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静》博客

天涯之旅路迢迢,前路祸福谁知晓?半根竹笔苦作赋,划出尘埃一堆笑。

 
 
 

日志

 
 
关于我

自我介绍------诚信,敬业,阳光,守时,,但也榆笨直率。愿交有爱心和幽默、无心计的朋友。 喜诗、画及中西医学。不喜烟、酒、反感官场应酬!

网易考拉推荐

传奇的骊山风景与中华璀璨文化之渊源  

2009-04-19 11:52:2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奇的骊山风景与中华璀璨文化之渊源

传奇的骊山风景与中华璀璨文化之渊源 - 文静 - 文静的博客

如果说,秦皇与周穆时代,骊山弥漫着“悲管清瑟、凄迷哀怨”的亡国之音,那么,李唐盛世万丈光焰的折射,倒的确使骊山一度呈现出富丽繁华的气象。山脚下的华清池,风景旖旎、似锦若绣、温乳流淌、如坠仙境。这里自古就是历代帝王游幸沐浴的离宫别馆、贞观十八年,唐太宗诏令左卫大将军阎立德于此大规模营建官室楼阁,并赐名"汤泉宫"。此后,他的子孙在这方面更是秉承余绪,不遗余力,以至到唐玄宗时,朱楼紫殿,曲折萦回,鳞次栉比,遍及山间,供大唐天子在这里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新唐书》中描写唐明皇偕杨贵妃姊妹每年从长安城出发赴华清宫游幸时香车玉撵过后,沿途随意丢弃的珠玉首饰和鞋袜裤裙"狼藉于道,脂香闻数十里百乡。"就是到了天宝后期,诗人杜甫自 京师 赴 奉先(今陕西蒲城县)省亲时,一路所见,关中各地已是哀鸿遍野、饿殍载道。而此时的骊山脚下,依然是:“朝朝寒食,夜夜元宵,灯红酒绿,轻歌曼舞”,一派歌舞升平的景况。也许是华清池日夜流淌的温泉极易滋润文人干涩的笔端,也许是骊山富有凝重感的历史底蕴最能激活诗人们的创作灵感,那时几乎所有著名和无名的诗人都曾在这里留下他们辗转反侧的身影,构成了临潼山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线。在一本吟咏临潼的诗选中,我看到李白、杜甫、白居易、卢纶、王建、刘禹锡,李贺、韦应物、李商隐、杜牧那一连串熟悉而闪光的名字和他们那脍炙人口的诗篇。据史书记载,其中,诗人韦应物和卢兹还先后任过临潼(当时名为“栎阳”或“昭应”)的县令。"韦苏州"因病辞职未就。而被誉为"大历十才子"的卢纶倒是实实在在干了几年的"父母官",然以诗人的浪漫才情弃笔从政,也未必能政绩显赫。事实上,《临潼县志》将卢纶列人"文化人物",而未列人"政绩人物",大概就说明了这一点。然而,那么多唐代文坛诗苑的顶尖人物络绎不绝,卷帙琳琅,翩翩而至,却无疑增加了骊山的人文厚度和分量。当我们今天重新审视那一段历史时,想象当年少长咸集,群贤毕至,繁星闪烁的气象,仍禁不住投去艳羡耳赞美的目光。

在唐代,数以百计的诗人吟咏骊山的诗篇中,当首推白居易的《长恨歌》名气最大,传播最广,让大凡粗通文墨的国人皆耳熟能详。白居易不是一位严肃的历史学家和政治人物,他写《长恨歌》时,刚刚通过一场所谓"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的应聘考试,被授周至县尉。在庞大的封建政权机构中,这是一个十分卑微的角色,以这种身份去描绘五十多年前九重深宫中的秘史要闻,无疑带有民间传说的色彩和想象揣度的成分。但是,白乐天(居易)不愧是一位大手笔的作家。一曲《长恨歌》,把唐明皇与杨玉环缠绵悱恻、哀艳离奇的爱情故事描写得让人伤心入目,荡气回肠,又隐含着对玄宗晚年贪恋女色,荒废朝政,终致国运衰败的暗讥,显示出一代风骚教主,诗坛高手的卓越才华。读“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 谁与共?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宛转抑扬,常使多情人止不住珠泪暗抛;读“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香腻、浓艳的美人形象,让“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也不免面红耳热。而"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玉衣曲"则分明裹挟着漫天黄尘与胡骑铁马的呼啸与腥膻……。

青年时代的白居易心中充满"兼济天下"的宏远抱负和对盛唐岁月的无限惋惜与怀念。他笔下李、杨至死不渝的爱情显然带有理想化的夸张。毕竟,天宝四年(公元745年)李隆基册封太真为贵妃时,杨玉环对岁,而这位大唐天子却早已是年逾花甲、鹤发鸡皮的老翁了。及到了"安史之乱"前夕,杨玉环已38岁,即使是在驻颜有术的今天,恐怕也难再有让六宫粉黛颜色顿失的迷人魅力了。这种年龄上的悬殊与容颜上的变化会对两人的爱情产生怎样的影响与销蚀,我们权且不说,要紧的是,杨玉环本是寿王李瑁的妃子,是唐明皇名正言顺的儿媳妇。老公公爱上了儿媳妇,岂不是"爬灰"'和"乱伦"吗?况且,大臣们的非议也不能不有所顾忌。还好,李隆基并不是那种“空有爱怜意,未有相怜计”的无能之辈,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先让杨氏自己要求出家当女道士,号为太真,然后再偷偷接进宫去。于是,月下风前的“偷期窃会”终于变成了正式册封,名正言顺。

 我不知道是否是由于“为尊者必讳忌之”的原因,历代文人避而不谈这段不折不扣的宫闱丑闻。而以讴歌一位有着妃嫔如云的皇帝尚有怜香惜玉的爱情故事,叹息一个繁盛时代的忽焉衰落而向后人揭示世局如棋、变化莫测的哲理方式来记实这一不光彩的事件。白居易可算是这方面的绝顶高手,他的诗歌千古传唱,他所追求的历史走向的大真实,也在正史的研究中也得到了有力地印证。

早期的唐玄宗称得上是一位众所公认的贤明君主。只消看一看他快刀斩乱麻式铲除韦皇后以及太平公主的过程,就不难感受到他的睿智与干练。执政以后,面对内政不振,边疆纷扰的局面,他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不仅限制了大官僚、大地主的土地兼并活动。藩镇制度的推行与屯田戍边的举措,也大大增强了国防军备实力。为世人称道的还有他选贤任能,延揽人才的气度。试想,似李白这样恃才傲物,不甘"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布衣才子也应诏入宫,宠命优伍,做起了翰林供奉。朝廷的宽松文化政策以及对知识分子的重视有加的气氛则不难想象,而由此带来的文化艺术的繁荣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自然现象。至于说到整顿吏治,唐玄宗可以说是更有一套。他提出"官不滥升,才不虚受"的用人原则,特别重视地方政权中县令人才的选拔,时不时地由他亲自出题考试,以核实应试者是否真正通晓治国安邦之道。在新县宫赴任之前,他还常常亲自召见。尽管无非是说一些“勉励告诫、无负朕望”的套话,其中不乏封建帝王故作体察下情姿态的表演,但对于那些小小的七品"微臣"来说,这种目睹天颜、亲聆圣谕的荣幸,则足以让他们感激涕零。在此后的任上,怎能不恪尽职守、夙夜兴叹、报效朝廷。所有这一切,说明唐玄宗早期的治国方略与技巧都已达到极致。大唐王朝因此而迎来了自己空前绝后繁荣的峰颠。开元盛世的唐王朝,可谓"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海晏河清,国富民强。时至今日,在古城西安的大街小巷,我常常看到这样一句标语口号,叫做"重振盛唐雄风"。这其中,想必正包含着多少古城人“追想”那远近的繁华岁月时,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以及几许有负历史的赧颜。

然而,天宝年间的唐玄宗与其早期励精图治的开明君主形象却完全判若两人。此时,他年已六旬。在中国古代,这个年龄无疑是到了人生的暮年秋期。文武百官每日依旧山呼万岁,却无法排遣他对衰老的恐惧。他开始厌倦那沉重无边的政务及大臣们那没完没了的奏折。人生苦短,来日无多,需要抓紧时机享受人生的快乐。这种心态变化,对于常人也许是一种人之常情,而对一国之君的唐王朝,却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君不见,在今天的干部队伍中不是也有一种所谓的"59岁现象"吗?可见国家出台竞争上岗政策的必要性。

应该说,唐玄宗享乐的本领决不亚于他治国的才干。自从他宠幸杨氏之后,每日里急管繁弦、绿尊红袖、软玉温香、日高犹睡。一骑星驰,直达深宫中的已不再是边关谍报,而是那种剥皮之后。白腻爽口的荔枝。这东西杨氏爱吃,可博得贵人一笑,而贵人一笑、又可使龙颜解颐,圣情愉悦。至于任免官员,查办要案,放赈救灾,安抚藩镇等军国大事,索性统统由宰相李林甫和杨国忠"代朕理、裁"了。而李林甫与杨国忠是何等人物?前者因"口蜜腹剑"而臭名昭著,在古代的奸臣倭相中颇有些典型意义;后者本来就是一个平庸、无聊,仅靠杨氏裙带关系平步青云的小人,且与安禄山等藩镇宿将积怨尤深。这一对坏坯子把持了要津,可以想见,此后的纲纪败坏,国事蜩螗也就自然不可避免。本世纪八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华清宫旧址发掘出唐代御用汤池,规模宏大,构思巧妙,奢华富丽,无异于人间天堂。据说,在专供皇帝沐浴的莲花池内,有不少洁白玉石雕刻的饰品是安禄山从范阳送来的贡奉。唐明皇与杨贵妃鸳鸯戏水,缱绻缠绵之时,或许曾情不自禁地对安禄山这位"干儿子''善解圣意的孝心表示过赞赏。但他始料未及的是,安禄山其实早有了犯颜谋乱之心。一场席卷神州大地,让唐王朝从此一蹶不振的大祸正在酝酿,只待秋高马肥,兵精士饱,时机成熟了。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禄山终于在范阳起兵反唐。他打着"奉密旨讨杨国忠"的旗号,玩得是以"清君侧"为名造反的老把戏。鼙鼓骤响,霓裳曲终,胡骑铁马,万里腥风。十五万叛军南下很快攻占了洛阳,继之又于次年饮马渭水,直取长安,迫使唐玄宗携贵妃弃京城而南逃。这以后的故事众所周知,在长安西不远的马嵬坡,为平息“群情激愤、六军不发”的士兵哗变,唐玄宗不得不下令缢死杨贵妃,演出了一幕"宛转娥媚马前死"的悲剧,使一代佳丽,就此香消玉殒。从临潼到马嵬不过百余里,大唐王朝跌跌撞撞、踉踉跄跄,走完了自己由盛而衰的曲折路程。马嵬坡下,杨贵妃那小小的香冢,如今仍静静的伫立在公路一侧。它很可能只是一个衣冠冢,甚至连衣冠也未必有。因为,据《杨太真外传》记载:妃死之日,未及安葬,当地老妪捡得锦袜一只。这老太婆颇谙开发利用的经营之道,专以锦袜供那些想要一沾贵妃芳泽的富家公子哥们把玩,每次收钱一百,很快发了大财。一只沾泥带土的袜子尚且成了敛财的资源,贵妃其它贴身的衣饰不用说更是身价百倍,岂肯被人轻易埋入地下。由此看来,“明眸皓齿,香骨芳魂”实在是难以寻觅。不过,马嵬坡这小小的"葬埋芳魂"之地,却给唐王朝如锦似绣的盛世年华,划上了一个沉重的休止符。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