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静》博客

天涯之旅路迢迢,前路祸福谁知晓?半根竹笔苦作赋,划出尘埃一堆笑。

 
 
 

日志

 
 
关于我

自我介绍------诚信,敬业,阳光,守时,,但也榆笨直率。愿交有爱心和幽默、无心计的朋友。 喜诗、画及中西医学。不喜烟、酒、反感官场应酬!

网易考拉推荐

沈园春殇《原创》  

2010-04-14 15:50:54|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蜻荷友《沈园春》:

 

沈园春殇

文静  《沈园春殇》 - 文静 - 《文静》博客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沈园一角

 

其一

春暖花艳柳絮飞,残壁断垣成翠微。

伤心桥上唳声起,池台殇鸿几忘飞。

怨人忧事今安在?断梦消香千年说。

惟有壁上佳句璀,此生遗恨始无悔。

 

其二

乍暖又寒春不娇,沈园池对奈何桥。

伤心只为情难灭,缱绻却因玉魂邈。

美人作土幽梦在,翁心啾啾登寺眺。

人生谁无夕阳日,惊鸿照影漾秋高。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沈园新壁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陆游遗像

 

附:蜻荷友的《沈园春》:

 

沈 园 春

蜻荷 

春暖花艳柳絮飞;

荒园残壁旧泪挥;

伤心桥下倩影迥;

怨梦匆匆景物非。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南宋诗人陆游及他的二首《沈园》诗

  

南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然而,唐婉的才华、秉性及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休妻。陆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

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在山阴城的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之时,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他已与唐婉分离多年,但是内心里对唐婉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湮没。看到自己昔日爱妻,已属他人,不尽心如刀绞,坐立不宁,悔怨之情顿时涌上心头。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给他送来一杯黄酒。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默默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钗头凤 】 陆游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陆游在这首词里抒发的是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以及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怅然而去。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唐婉不久便郁闷愁怨而死。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展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心中的眷恋,他六十三岁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来寄托这段情思。

《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

其一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其二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他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又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故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

《沈园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此诗赏析 :

这是陆游七十五岁时重游沈园(今浙江绍兴市区)时写下的悼亡前妻诗。

他三十一岁时在沈园与被专制家长拆散的前妻唐琬儿偶尔邂逅,作《钗头凤》题壁以记其苦思之恨,岂料这一别竟成永诀。晚年陆游多次到沈园悼亡,这两首是他的悼亡诗中最为深婉动人者。

诗的开头以斜阳和彩绘的管乐器画角,把人带进了一种悲哀的情调中。他到沈园去寻找曾经留有芳踪的旧池台,但是连池台的模样都不可辨认。要唤起对芳踪的回忆或幻觉,也成了不可再得的奢望。桥是伤心的桥,只有看到桥下绿水,才多少感到这次来的时节也是春天。因为这桥下的流水,曾经照见像曹植《洛神赋》中“翩若惊鸿”的凌波仙子的倩影。可以说这番沈园游的潜意识,就是寻找青春的幻觉及离情别思的瞬间。

承接着第一首“惊鸿照影”的幻觉,第二首追问着鸿影今何在?

“香消玉殒”是古代比喻美女死亡的雅词,唐琬离开人世已经四十余年了,寻梦、或寻找幻觉之举已成了生者与死者的精神对话。在生死对话中,诗人已生“天荒地老、人也苍老”的感觉,就连那些曾经点缀满城春色的沈园杨柳,也苍老得不再逢春飞絮了。美人早已“玉骨久成泉下土”了,未亡者这把老骨头,也年过古稀,即将化作会稽山上(在今绍兴)的泥土,但是割不断的一线情思,使他神差鬼使地来到沈园寻找遗踪,并泫然落泪。

近代名士梁启超先生在读陆游那些悲壮激昂的爱国诗章时,曾称他为“亘古男儿一放翁”,岂料沈园诗篇又展示了这位“亘古男儿”儿女情长的另一面,他甚至在被摧折的初婚情爱中、在有缺陷的人生遭遇中,年复一年地体验着生命的意义,并且终老不渝。如果说诗人的《钗头凤》在韵味稍纵即逝之时,还有昔日的山盟海誓,还隐约地感觉到生命的热力,那么此诗在体验惊鸿照影的虚无飘渺时,已感受到了香消为土、老柳无絮的生命极限。在生命限处,爱在申辩自己的永恒价值,这就是《沈园二首》留给后人的思考。

爱,为什么会如此深沉?为什么要以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的断肠诗句?我从陆游“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诗句中似乎得到一丝感悟:陆游和唐婉的夫妻情爱,虽说在现实世界中存续的时日无多,却早已经一点一滴地“转存”到了各种有情万物之中,恰似把真情实爱存入了银行,可以稳稳地收取利息一样。一对“菊枕”的枕函之中,封存、寄寓了新婚当时多少甜蜜,多少默契;多少依偎,多少情怀;多少的鬓磨厮敬,多少的情爱互重。也许,就单是这一对“菊枕”,已经足以让情爱“一粒粟中藏世界”且“化身千万”吧,更不用说恩爱夫妻之间“有甚于画眉”的“闺房记乐”了。

一对“菊枕”,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是那么的无足轻重,然其寓意的情思的却与泰山可比。所以“菊枕”之重,重在情思,而“药疗”之功效,犹在其次也!

啊!人间的万事均可以消磨殆尽,而情爱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和蜻荷友《沈园春》二首: - 文静 - 《文静》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