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静》博客

天涯之旅路迢迢,前路祸福谁知晓?半根竹笔苦作赋,划出尘埃一堆笑。

 
 
 

日志

 
 
关于我

自我介绍------诚信,敬业,阳光,守时,,但也榆笨直率。愿交有爱心和幽默、无心计的朋友。 喜诗、画及中西医学。不喜烟、酒、反感官场应酬!

网易考拉推荐

蝶 恋 花【原创】  

2017-09-02 16:12:34|  分类: 诗词鉴赏及释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 恋 花【原创】 - 文静(玉华子) - 《文静》博客 



蝶 恋 花

〔蝶恋花的出处〕

    毛先舒云:蝶戀花,商調之曲也;采梁簡文帝之樂府曲“翻階蛺蝶戀花情”中的“蝶恋花”三字為名。其詞始於宋。

    司马槱( yǒu),字才仲,陕州夏县(今属山西省运城市)人,宋相司马光从孙。《春渚纪闻》卷七云:“司马才仲初在洛下,昼寝,梦一美姝牵帷而歌曰:“妾在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年华度。燕子又将春色去。纱窗一阵黄昏雨”。才仲爱其词,因询曲名,云:《黄金缕》,且曰:‘与相公日后相见于钱塘江上’。其后才仲为东坡先生荐,应举制中第,遂为钱塘府幕官。其官舍后有南朝(齐)苏小小墓。

    时秦少章秦观)为钱塘尉,才仲奇其梦而告之,少章悦,为其续后云:“斜插犀梳云半吐。檀板清歌,唱彻黄金缕。望断云行无去处,梦回明月生春浦”。不逾年,才仲重疾,其所乘画水舆舣泊于河塘,柁工偶见才仲携一丽人登舟,继而火起舟沉。忙奔而报之,时槱已亡家中,家人正为之恸哭矣。”
   故此調又名《黃金縷》。除《黃金縷》外,又有《一籮金》、《鵲踏枝》、《鳳棲梧》、《卷珠廉》、《魚水同歡》、《明月生南浦》等名。 


〔蝶恋花的写法〕

    本調六十字,為仄韻七絕兩首相合而成,特於第二句加兩字為冠,而於第三句亦用韻耳。首句與﹝臨江仙﹞同,次句上四下五,叶仄韻,第一、第五字可平。第三句同第一句。末句平起叶仄韻,又與﹝踏莎行﹞末句同。後闋全同前闋。 

     花褪殘紅青杏小, 
     ⊙仄⊙平平仄▲(仄韻) 
     燕子飛時,
     ⊙仄平平(豆) 

     綠水人家繞。 
     ⊙仄平平▲(叶仄韻) 
     枝上柳綿吹又少, 
     ⊙仄⊙平平仄▲(叶仄韻) 
     天涯何處無芳草。 
     ⊙平⊙仄平平▲(叶仄韻)

     牆裡秋千牆外道, 
     ⊙仄⊙平平仄▲(叶仄韻) 
     牆外行人,⊙仄平平(豆)
     牆裡佳人笑。 
      ⊙仄平平▲(叶仄韻) 
     笑漸不聞聲漸悄, 
     ⊙仄⊙平平仄▲(叶仄韻) 
     多情卻被無情惱。 
     ⊙平⊙仄平平▲(叶仄韻)

   注:1、叶仄韻中的叶为押或用的意思;
       2、(豆)表示音节停顿。

      蝶恋花
     
晏 殊

     六曲阑干偎碧树,
     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
     谁把钿筝移玉柱,
     穿帘海燕双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
     浓睡觉来莺乱语,
     惊残好梦无寻处。

 

【作品分析】

    庑廊上的栏杆曲折盘转,像是有意无意倚偎在绿树上,春风轻拂,千万条碧绿柔美的柳枝在朝阳的映照下,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泽。远处传来了美妙悠扬的筝乐声,是那么的赏心悦耳,逗引得梁上的燕子双双穿过门帘,扑向春天温馨的怀抱。   

    然而,只几天时间,已是物换景迁:迎风飘扬的柳丝笼罩在漫天飞舞的落絮中;红艳艳的杏花,也经不住清明时节的纷纷细雨,眨眼间便萎谢凋零。我想在梦中排遣春愁,可浓睡中,却被黄鹂的啼叫声惊醒,美丽的梦中幻境,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诗词中常见有一首作品同列于几人名下的,如这首《蝶恋花》词,在冯延和欧阳修的词集中都有,也不知道究竟该属于谁的。光从题材、风格上判断是不大靠得住的。因为一个人的作品,可以彼此有一定的差距;而唐代至北宋词,此类题材风格相近的词作太多。      

    看这首词的写作背景,景中有情人所共知,但也应知不论通过景物表达的是何种情,情之抒发成功与否是写景成功与否之关键。

    此词上片所写,便能成功表达出一种面对春天景象时所产生的愉悦畅快情绪。首句中的 “碧树”,应该就是杨柳;贺知章《咏柳》绝句中就有 “碧玉妆成一树高” 之句。六曲形的栏杆旁边,配上千万条金碧丝带在风中摇曳的垂柳,这画面多么瑰丽动人!“展尽黄金缕”,说的是柳叶全部舒展开了,读着这样的词句,心神又何尝不为之舒展呢?这时,传来几声悦耳的筝声,随即便见有燕子双双穿帘而出,掠过眼前飞去。这一切组合地何巧妙,而 “谁” 字尤问得好,它把词人当时惊喜兴奋的心态都活跃于纸上。所用词句之意象,都是一般词作中所常见的,并无特别神奇之处,但一经写出,诗意多清新多致,这样的词,自非大手笔不能作。     

    下片仍多姿多态。“满眼游丝兼落絮”,词人固然会因此产生怜惜春光的感情,但并不是哀伤。这一句写出了一种对景而呼奈何的心情,因而反增加浓了春意。“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这是很受称道的佳句;季节、气候、景物,一一点清。“一霎”二字,把握准确;若久雨不止,便大煞风景,亦与前后描写不相称了。阵雨片时,忽然吹散,这景象人心中所有,亦平添多少诗情画意!昔人有此二句题画者,可见其历来为人所喜爱。全词以莺语惊梦作结,但与“愁梦酒醒”自由不同。虽好梦难寻,不无遗憾,但毕竟觉来时,所听到的只有莺声盈耳,仍归于一片大好春光。

 


    蝶恋花
        晏 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作品分析】
    此为晏殊写闺思的名篇。词之上片运用移情于景的手法,选取眼前的景物,注入主人公的感情,点出离恨; 下片承离恨而来,通过高楼独望,把主人公望眼欲穿的神态生动地表现出来。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把此词“昨夜西风”三句和柳永、辛弃疾的词句一起比作治学的三种境界,足见本词之负盛名。全词深婉中见含蓄,广远中有蕴涵。
    起句写秋晓庭圃中的景物。菊花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看上去似乎脉脉含愁;兰花上沾有露珠,看起来又象默默饮泣。兰和菊本就含有某种象喻色彩(象喻品格的幽洁)。这里用“愁烟”、“泣露”将它们人格化,将主观感情移于客观景物,透露女主人公自己的哀愁。“愁”、“泣”二字,刻画痕迹较显,与大晏词珠圆玉润的语言风格有所不同,但借外物抒写心情、渲染气氛、塑造主人公形象方面自有其作用。 
    次句“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写新秋清晨,罗幕之间荡漾着一缕轻寒,燕子双双穿过帘幕飞走了。这两种现象之间本不一定存联系,但充满哀愁、对节候特别敏感的主人公眼中,那燕子似乎是因为不耐罗幕轻寒而飞去。这里,与其说是写燕子的感觉,不如说是写帘幕中人的感受,而且不只是生理上感到初秋的轻寒,而且心理上也荡漾着因孤孑凄凄而引起的寒意。燕的双飞更反托出人的孤独。这两句纯写客观物象,表情非常微婉含蓄。

    接下来两句“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从今晨回溯昨夜,明点“离恨”,情感也从隐微转为强烈。明月本是无知的自然物,它不了解离恨之苦,而只顾光照朱户,原很自然;  既如此,似乎不应怨恨它,但却偏要怨。这种仿佛是无理的埋怨,却有力地表现了女主人公在离恨的煎熬中对月彻夜无眠的情景和对外界事物所引起的怅触。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过片承上“到晓”,折回写今晨登高望远。“独上”应上“离恨”,反照 “双飞”,而 “望尽天涯” 正从一夜无眠生出,脉理细密。“西风凋碧树”,不仅是登楼即目所见,而且包含有昨夜通宵不寐卧听西风落叶的回忆。碧树因一夜西风而尽凋,足见西风之劲厉肃杀,“凋”字正传出这一自然界的显著变化给予主人公的强烈感受。在景既萧索,人又孤独,几乎言尽的情况下,作者又出人意料地展现出一片无限广远寥廓的境界: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这里固然有凭高望远的苍茫之感,也有不见所思的空虚怅惘,但这所向空阔、毫无窒碍的境界却又给主人公一种精神上的满足,使其从狭小的帘幕庭院的忧伤愁闷转向对广远境界的骋望,这是从“望尽”一词中可以体味出来的。
    这三句尽管包含望而不见的伤离意绪,但感情是悲壮的,没有纤柔颓靡的气息; 语言也洗尽铅华,纯用白描。这三句是本词中流传千古的佳句。
    高楼骋望,不见所思,因而想到音书寄远: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彩笺,这里指题诗的诗笺; 尺素,指书信。两句一纵一收,将主人公音书寄远的强烈愿望与音书无寄的可悲现实对照起来写,更加突出了“满目山河空念远” 的悲慨,词也就在这渺茫无着落的怅惘中结束。“山长水阔” 和 “望尽天涯” 相应,再一次展示了令人神往的境界,而 “知何处” 的慨叹则更增加曳不尽的情致。
    在婉约派词人许多伤离怀远之作中,这是一首颇负盛名的词。它不仅具有情致深婉的共同特点,而且具有一般婉约词少见的寥阔高远的特色。它不离婉约词,却又某些方面超越了婉约词。

 

  《蝶恋花》

        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
     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作品分析】

    这首词以生动的形象、清浅的语言,含蓄委婉、深沉细腻地表现了闺中思妇复杂的内心感受,是闺怨词中传诵千古的名作。

    此词首句“深深深”三字,其用叠字之工,致使全词的景写得深,情写得深,由此而生深远之意境。

    词人首先对女主人公的居处作了精心的描绘。“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两句,似乎是一组电影摇动镜头,由远而近,逐步推移,逐步深入。随着镜头 所指,先是看到一丛丛杨柳从眼前移过。“杨柳堆烟”,说的是早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景象。着一“.. 堆”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宛如一幅水墨画。随着这一丛丛杨柳过去,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庭院,摇向帘幕。这帘幕不是一重,而是过了一重又一重。究竟多少重,他不作琐屑的交代,一言以蔽之曰“无重数”。“无重数”,即无数重。一句“无重数”,令人感到这座庭院简直是无比幽深。至此,作者用一句“玉勒雕鞍游 冶处”,宕开一笔,把视线引向她丈夫那里; 然后折过笔来写道:“楼高不见章台路”。原来这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目光正透过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经常游冶的地方凝神远望。

    词的上片着重写景,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 在深深庭院中,已宛然见到一颗被禁锢的与世隔绝的心灵。词的下片着重写情,雨横风狂,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于是她感到无奈:“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只好把 感情寄托到命运同她一样的花上。

    这两句包含着无限的伤春之感。清人毛先舒评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王又华《古 今词论》引) 他的意思是说语言浑成与情意层深往往是难以兼具的,但欧词这两句却把它统一起来。这两句情感层次如下:第一层写女主人公因花而有泪。见花落泪,对月伤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触。此刻女子正在忆念走马章台(汉长安章台街,后世借以指游冶之处)的丈夫,可是望而不可见,眼中唯有在狂风暴雨中横遭 摧残的花儿,由此联想到自己的命运,不禁伤心泪下。第二层是写因泪而问花。泪因愁苦而致,势必要找个发泄的对象。这个对象此刻已幻化为花,或者说花已幻化为人。于是女主人公向着花儿痴情地发问。
    第三层是花儿在一旁缄默,无言以对。紧接着词人写第四层:花儿不但不语,反而象故意抛舍她似地纷纷飞过秋千而去。 人儿走马章台,花儿飞过秋千,有情之人、无情之物对她都报以冷漠,怎能不让人伤心!这种借客观景物的反应来烘托、反衬人物主观感情的写法,正是为了深化感 情。词人一层一层深挖感情,并非刻意雕琢,而是象竹笋有苞有节一样,自然生成,逐次展开,在自然浑成、浅显易晓的语言中,蕴藏着深挚真切的感情。

    这首词意境深远。词中写景写情,而景与情又是那样的融合无间,浑然天成,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意境。词人刻画意境也是有层次的。从环境来说,它是由外景到内景,以深邃的居室烘托深邃的感情,以灰暗凄惨的色彩渲染孤独伤感的心情。从时间来说,上片是写浓雾弥漫的早晨,下片是写风狂雨暴的黄昏,过片三句,由早及晚,逐次打开人物的心扉。

    近人俞平伯评曰:“‘三月暮’点季节,‘风雨’点气候,‘黄昏’点时刻,三层渲染,才逼出‘无计’句来。”(《唐宋词 选释》)暮春时节,风雨黄昏; 闭门深坐,情尤怛恻。个中意境,仿佛是诗,但诗不能写其貌; 是画,但画不能传其神;唯有通过这种婉曲的词笔才能恰到好处地勾画出来。尤其是结句,近人王国维认为这是一种 “有我之境”。所谓 “有我之境”,便是 “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 (《人间词话》)。也就是说,花儿含悲 不语,反映了词中女子难言的苦痛; 乱红飞过秋千,烘托了女子终鲜同情之侣、怅然若失的神态。而情思之绵邈,意境之深远,尤令人神往。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